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子爵先生

雅势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笔好字 二等才情 三杯酒量 四季衣裳 五子围棋 六朝风度 七句好诗 八圈麻将 九品功名 十分和气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伊哥儿和鞋拔子老妈斗法的最后一招  

2017-06-01 15:14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
    伊哥儿不可救药地爱上了滑板。他觉得这很对不起老妈。

    伊哥儿严格按照老妈所规定的程序成长着,长成了老实巴交的书虫子。但他要决定叛逆了。老实人叛逆是可怕的。伊哥越来越可怕。

    老妈更可怕,老妈觉得她这辈子最成功就是生了天才儿子伊哥儿,老妈还想再度辉煌──将伊哥制作成成一个杰出人物。她对伊哥儿是严格的,甚至是苛刻的。所以,伊哥儿想要叛逆,就得有预谋有计划,按步骤用来对付长脸老妈。为此,他策划了一个“风雷行动”。

    实际上这个行动是由两部分组成的,第一是刮风,第二是打雷。

    刮风就是吹风,吹风就是散布点某种信息,给某种正式活动的实施提前制造点氛围。伊哥儿把刮风的日子定在期中考试后的一个夜晚,    老妈刚接到在坦桑尼亚救死扶伤的老爸寄回的礼物—一条缀满相思的丝巾,高兴得长得像鞋拔子的脸都缩回两公分。伊哥儿立刻抓住时机,开始了他的“刮风”行动。为了使这风刮得猛烈些,他从网上下载并打印下来的滑板少年形象。不过,他聪明地给那个风头出尽的少年换了个脑袋——把自己的脑袋移植了上去。 

    老妈在梳妆台前,正梳头,镜子里突然出现一个反戴着时尚运动帽,着圆领衫,鹰一般展着双臂,双脚踩在一块窄板子上的细长个儿少年——这个飞扬跋扈的小王八羔子不就是自己的儿子么?

    鞋拔子脸的目光在画儿上停留了一分半钟,老妈的脸越挂越长,转眼越过了标准值,硬是又挣长了两公分。伊哥儿头皮直发麻。他知道,按照以往的步骤,老妈接下去,就会跟京剧上的铜锤花脸那样,咄地断喝一声。他抓紧时机,赶紧喊了一声: “老妈……”

    “玩儿滑板,参加街头业余滑板大赛,是吧?”老妈很轻蔑。

    伊哥儿大吃一惊。老妈怎会知道这些?看着儿子张口结舌,老妈得意地大笑:“如果你把老妈当成了足不出户的乡下老太太,就大错特错了!”忽的,她那张拔子脸刷地剁下来,变了一把锋利无比的铡刀:“现在我就明确告诉你,如果考试改成了考滑板,那别说练滑板,给你请上十个滑板家庭教师也行。哼,不搞好成绩,什么都免谈!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    现在该执行第二套方案了:打雷。

    翌日老妈上夜班,伊哥儿打开电脑,把昨晚那幅举在老妈眼前的滑板少年的图画一气儿打出五十张,然后把家里只要是空白的地方一气儿贴了个遍,连梳妆台的大镜子上也贴得满满的,老妈的鞋拔子脸就算拉成根细面条,甚至气成两截!这不胜似打雷吗?    不过,伊哥儿还是有几分胆战心惊。杜女士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 这一天也不知是怎么捱到放学的。他跟美国人搜捕萨达姆一样,蹑手蹑脚地攀上自家的那栋楼,耳朵小心翼翼地贴上门板——奇怪,里面怎么会有音乐声传出?舒缓,恬静,充满温馨与浪漫,是那首老妈最喜欢的《田园交响曲》。这么平静啊?该不会是海市蜃楼吧? 

    老妈就在厨房里,跟刚捡了三百块钱似的,鞋拔子脸上美滋滋的,这回起码缩回了三公分半。伊哥儿又疑惑地瞧向四壁,一下子就惊呆了,墙壁上,那些令他胆儿颤了一整天的滑板少年图像统统不翼而飞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幅杰出人物的画像:爱因斯坦、伽利略、哥白尼、李四光……个个都以恨铁不成钢的焦急目光忧虑地注视着他。

    这时,老妈笑吟吟地站立在厨房门口,鞋子脸上又缩回了半公分,成了一块甜甜的月饼,欢欢地叫道:“儿子饿了吧?快吃饭吧!”

    老妈狭长的眼睛眯成了迷人的弯月,虽没一丝云彩遮着,但根本领略不了那里的真实风光。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那里面没有滑板。

    风没刮起来,雷也无声无息了。怎么办?再有一个半月,滑板运动大赛就要举行,总得花时间去练。问题是伊哥儿的时间归老妈掌控。老妈精确无比地把儿子的时间切成一块块蛋糕,儿子再跟借高利贷似的从她手中支取,多一分休想。看来,伊哥儿只好骗老妈了。

    这天放学,伊哥儿刚进家门,老妈刚才还春光明媚的脸儿立马就挂成了一把快刀,削了过来:“我问你,为什么不参加学习互助组?还说是我不允许,我什么时候不允许?”伊哥儿嘴巴咧得像只被曝晒开的老河蚌,张口结舌,然后夸张地表示他很气急败坏。

    伊哥兴奋得不行,他让死党打电话向老妈“告状”:学校成立了学习互助组,在晚上进行,他不愿参加,还强说是老妈不让参加的。哈,老妈上当了,吃罢饭就将他赶出家门,命他去参加学习互助组。

    一出家门,伊哥儿蹬上山地车飞驰到弹琴街,取出寄存的滑板,马不停蹄到了月琴广场,跳上滑板,就兴奋地来了个踢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
    伊哥儿已策划到了这一步:老妈要是不让她参加滑板比赛,他就离家出走了,她就得求着他回家。可出乎伊哥儿意料的是,这一个半月出奇地风平浪静。唯一使伊哥儿难受的是心中的那份愧疚。这份愧疚让他难过,难过让他更愧疚,那天,他练习滑板休息的间歇,他眼前甚至出现老妈的幻影?这吓了他一跳,出现幻觉可不行,练滑板时可容易出事。为了不愧疚于心,他上课专心致志,尽量将课业消灭在白天,晚上也就能专心致志练滑板了。

    老妈近些日子也换了个人,晚上从来不出门的她突然跑去健身房跳健美操了。这健美操跳得她心花怒放,连她最烦的买菜、做饭的辛苦都当成了享受。都是滑板惹的祸。好在比赛的日子眨眼到了。这天是星期天,伊哥儿暗中把一切收拾停当,早上出门时,带着十二万分欠疚对正拎着菜篮出门的老妈说:“老妈,互助组的学习就到今天为止了,您以后用不着天天为我补身子了。”

   老妈眨巴着眼睛,看小偷似的上下打量伊哥儿:“你想偷懒了吧?”伊哥儿差点没背过气去。心想,说真话反倒没人信了。

    伊哥走了。他可不知道,老妈随影附形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 老妈心里很得意,她跟踪儿子一个多月,儿子居然还不知

    一个瘦高的少年反戴着时尚运动帽、上身套件宽大圆领衫、鹰一般展着双臂、双脚蹬在一块滑板上——她倒吸三口冷气,鞋拔子脸刷又见长了,把眼睛揉了九下,鞋拔子脸才又慢慢回复原状,这个飞扬跋扈的小王八羔子不是自己的儿子。那下面还有一行同样张扬欲飞的字“月琴广场滑板大赛 精彩绝伦 不见不散”。看看比赛的日期,就是今天。

月琴广场不就在旁边么?去看看,亲眼瞧瞧究竟如何精彩,儿子为什么如此痴迷,也好对症下药。

到达赛场的时候,比赛正如火如荼。选手们都是清一色的时尚运动帽、宽大的圆领衫、脚踩窄板子,分不清谁是谁。

可老妈还是分清了。她怎么看那个正在场上翻来倒去折腾不休的小子,怎么觉得疑惑。两秒钟之内,她把细粉条眼瞪成了狮子头,死死地盯在那小子的下巴上。那下巴就是她儿子的商标。从小她觉得儿子差不多就是苏有朋的copy,唯一的区别在下巴上:苏帅哥的下巴是山东半岛,儿子的是好望角,这得托她鞋拔子脸遗传的福。

确认了好望角之后,老妈却反而慢慢蹲下身子,蹲在了人群中。不行,现在不能让这小子看见她来了,他正做着那么危险的高难动作,万一突然见到了她,心里一紧张,非把好望角磕成了杭州湾不可。

也不知蹲了多久,只听见头顶上一阵紧似一阵的鼓掌、尖叫、口哨声。鞋拔子脸早把牙咬得辣辣的,脸拉成了根斗志昂扬无坚不摧的长扁担,就等着时机一到雷霆一击。

好不容易听到上面主持人宣布:“比赛全部结束。现在宣布获奖名单。最佳竞技奖——吴歌,最佳动作奖——王猛,最佳人气奖——伊哥儿……”

鞋拔子脸心道,哼,是时候了,还最佳人气奖,看老娘来破你的屁人气!慢慢从人群中拔起身子,在众少年惊愕的注视中,一步一步踏上领奖台。

所有人的惊愕加起来,都比不上那位刚刚捧上最佳人气奖的少年。直到老妈来到面前,他还没回过神来。就在老妈高高扬起那根“鞋拔子脸扁担”的时候,他才一下子醒过来,飞快地掏出“护身符”——那张早准备好的纸条。

鞋拔子脸老妈的细粉条眼飞快地扫视了两下纸条。两秒钟之内,那根势不可当的“鞋拔子脸扁担”刷又缩成了甜甜的月饼,举起东奔西走搜罗来的菜,甜声道:

“儿子,你想到哪里去了?瞧,知道你比赛辛苦,老妈特地给你买了牛排、甲鱼、乌骨鸡和刀鱼暅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